周维强:学林新语

  ◎严耕望说陈寅恪先生考证史事能“以小见大”,但这种方法“要有天分与极深学力,不是一般人都能运用,而且容易出毛病”。严又说自己的工作方法是“聚小为大”,聚集许多似乎不相干的琐碎材料、琐小事例,加以整理、组织,使其系统化,讲出一个大问题、大结论。严说自己的这种方法虽然“很笨拙,也吃力很多”,但却是“人人都可以做到”。

  ◎数学家孙永生指导学生写毕业论文,这些论文发表时都是学生独立署名。有时候学生也希望把孙先生的名字一起署上,但都被孙先生拒绝了。除非论文中确有一半研究工作是他亲自做的,才会联合署名。有位学生的一篇论文在确定署名时,希望与老师联合署名,但孙先生淡淡地说:“做科学要实事求是,结果是谁的就是谁的。”

  

Comments are closed.